相关文章

新发“一手”信托收益下降 “二手信托”转让却火了

新发“一手”信托收益下降 “二手信托”转让却火了

信托登记制度将出,有望打破转让格局

见习记者张奇北京报道

新发“一手”信托收益处于下滑通道下,“二手信托”却火了。

“二手信托”即信托受益权转让。

当前,信托公司、第三方理财公司以及部分互联网公司都开始抢占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而目前来看仍以信托公司内部转让为主。

不过1月11日,银监会召开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提到设立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一旦公司成立,当前信托受益权转让格局或将被打破。

收益下行,“二手信托”需求强烈

“我有个人客户需要二手信托,谁有转让?”某总部位于北京的财富公司经理发了这样的需求帖。

据Wind统计显示,信托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已经连续多月降低,从2015年8月的8.74%一路下降到12月7.86%。截至1月12日,2016年新发行信托产品平均预计年化收益率为7.61%。东部某财富管理公司负责人称:“所以如果有投资者愿意转让,需求量还是挺大的。”

中融金服平台也反映了当下产品需求。以中融金服平台上的融粤成华10号理财计划为例,该产品规模192万,收益率7%,期限166天。1月4日上午10:59,记者收到该产品的推送短信,而据其投资记录显示,当天晚间10:51,所有额度均已售罄。而值得注意的是,1月12日当天,中融金服整个平台上已无可售产品。

中融金服副总裁韩家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方面与平台上产品发行进度有关,而另一方面则在于当下确实没有更好标的,存量信托成了投资者不错的选择。e租宝出事后,部分投资者对于过去投的P2P产品产生疑虑,我们的资产相对来说还比较受认可。”

除了投资者自身需求外,第三方理财公司对“二手信托”业务的开发也有较大动力。

上述负责人分析称,费率大幅下降是2015年8月份左右的事情,一方面因为股票市场降温后,一手信托需求火爆项目供不应求,另一方面社会融资成本降低,导致中间销售成本被挤压。

“千分之八其实还算高的,也有更低的千分之二、千分之三的项目都有。”上述北京的财富公司经理称,“一手信托费率一直都在降,盈利空间很小。而转让的话就是大家一起谈,所以空间就大一点。”

然而事与愿违,当前有转让需求的投资者并不多。华融信托研究员袁吉伟称,“二手信托现在大家想往外转的就比较少,投资者会觉得把信托受益权转让后不一定能获得这么稳定的收入的产品,并且现在买固收类信托产品,可能比较难买甚至要排队。”

信托转让市场或迎变局

尽管第三方理财公司需求旺盛,但就整个市场而言,第三方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目前,信托公司、互联网公司以及部分地方交易所均有开展这一业务。

“二手信托交易对于我们来说挺小,一般都是信托公司内部协调。”上述理财公司负责人称。

在此前的信托转让实践中,有一种方式就是在产权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所等场所挂牌交易转让,如上海信托登记中心、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等。

但目前来看,上述场所几乎没有什么交易量。上海信托登记中心显示,2014年全年仅8条产品转让信息,而2015年转让信息仅仅一条,同时另外两个平台上的转让信息也是寥寥数条,且相当部分已于2015年到期。

目前来看,更多的信托受益权转让都在信托公司内部平台进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有上海信托、华宝信托、中信信托、中融信托等都建立了转让交易平台。

以上海信托为例,截至1月12日其“赢通转让平台”上的转让信息已经达到720条,单个产品转让规模100万至70000万不等,可见单这一平台就承接了大量的信托受益权转让。

“此前信托公司内部在做,各个信托公司之间很难协调,未来全国信托登记中心成立后会是一个统一的平台。”袁吉伟称,从官方层面建立一个正规的市场,包括信息披露、定价、效率可能都会上一个台阶。

1月11日,中国银监会召开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部署了2016年银行业监管工作,其中提到了设立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建立信托产品统一登记制度。

登记中心建成之后,可能会开展信托转让业务。不过韩家铭认为这并不会影响中融金服平台的产品转让,他表示:“从目前看,登记中心只是把转让信息挂出来,而我们则在此基础上,通过架构设计提升流动性等方式,实现帮助客户尽快将产品转让出去,我们希望转让登记中心能让我们的抵押类、转让类业务做的更快。”

同时,对于当下这样一种多元竞争的格局。袁吉伟认为:“信托产品统一登记制度执行后,肯定是所有产品都要登记,但至于大家是不是都会去转让,这个就看意愿了,当前转让途径那么多,大家会选择效率较高、成本比较低的,但我觉得慢慢成为大的市场,在聚拢效应下,吸引力还是较大的。”